丿醉兰亭

天之九殇

第一章(2) 齐之贤
天都作为三大世界的中心,是举世闻名的自由港,各种重要或是稀有的货物都会经过这里,比如铭都的月神魔晶矿、瑛都的附魔战甲之类。自由港作为三个世界的交界处,四面都是时空迷雾,一旦走入便会被裹入时空乱流,随机落在三个世界内。天都为了稳定住交通,不惜花费重金来建造了整个由传送大阵构成的交通系统,连接三个世界和自由港。自此自由港的贸易便蒸蒸日上,不久便成了最富有的地区。
自由港虽然富有,却基本上没有驻兵。三界都曾一度争抢过这个昔日的王都,只是这个天都实在是易攻难守,三界谁都没有办法拿下这块宝地,只好都做了罢,今几十年才由天都本地人自立了个总督,管理整个自由港的贸易。也正是如此,少兵戈,多文教,这个自由港成了学院派的聚集地,从前的皇家学院也改成了天都自由学院,称霸整个文教界。
“少爷,到了。”子欣拉开车门请齐之贤下车。齐之贤一脸兴奋地跃下车,大步迈进了校门。
整个校园是典型的苏州园林的风格,不过四处贴金镶玉的,多了些皇家气派。齐之贤在校园的蜿蜒曲折的竹林道上快步如飞,不一会就走到了东角门养气池旁的教室门口。说是教室,其实曾是皇家的藏书阁,一栋魔力和气氤氲的竹楼,古色古香,和遍地的金玉格格不入。
齐之贤小心翼翼的迈进了门,发现左姬老师并不在一楼候着他,松了口气,把书包放在一楼的储物阁中,就准备上楼去了。突然一股香风从背后袭来,一只嫩白的小手轻轻的按在了齐之贤的左肩上。

天之九殇


第一章(1) 齐之贤
六月的黎明,黄鹂欢快的鸣叫,大院里已经忙开了。齐二叔作为大管家,向来是起的最早的那一个,他得起来调度整个齐家的运作,呵呵,其实就是得先把其他仆人都叫起来干活。
不过,作为齐家的护院,当然也是少爷的发小,子欣更早的起床打扫院子和准备车马,根本不用齐二叔来叫他。尽管只有16岁,他却任劳任怨,一直干着这个活,连齐二叔这么苛刻的人都从来都没有挑剔过他。
不多久,太阳升起来了,院子里早已经大亮,子欣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走到少爷门前,敲着门说“少爷,起床啦!”子欣在门外听不见动静,又喊了一遍。
“嗯……子欣,什么时辰啦,这么早就别叫我啦……”房门里面传来少爷慵懒的声音。
“少爷,快起来吧,今天再迟到左姬老师又要罚你了。”
“别老拿那个死巫婆吓唬我,有什么,我...我会怕她?”
“可是少爷,感觉你不是很自信啊。”子欣略带调侃的口气说。
“得,我起来了,你等会,给我把昨天买的那把什么刀”
“额,追风影刃。”
“对对,就是那把,带上学校去秀一把,哈哈。”少爷开始得意起来,那可是昨天他在黑市上买来的,据那个黑商说,这把刀是个杀手金盆洗手后在他这销的赃,这要是在学校里秀上那么一把,那还不得把妹子们都迷死了,雨嫣小姐一定会尖叫的!
“好的,少爷。”子欣偷笑着,转身准备去了。
不一会,少爷就穿戴整齐的出现在饭厅了。说也奇怪,明明是有少爷病的齐之贤竟然从来不要仆人服侍他穿衣服,没错,连艳丽的女仆也不行。
“少爷,今天起的比昨天还晚啊。”此时齐二叔看见少爷进来问道。餐桌边上就坐着俩人,齐二叔和子欣。
“啊,二叔还是那么早啊...我昨天不是去黑市看武器了么,这才多睡了会。”齐之贤有些弱弱的辩解道。
“希望你今天不要再被左姬老师收拾了。”二叔哼道。
“哎呀,怎么连二叔也...我去,我走!省的你们俩老是抓着我的小把柄不放。”说完齐之贤就两三口啃完了面包,一口干了牛奶,随便拿桌上的餐巾抹抹嘴,抓着子欣的手就往外跑。
“少爷,等会,我还没吃完那,哎,我的蓝莓果酱包啊,呜呜...”子欣恋恋不舍的看着未吃完的美味,无奈地被齐之贤拖出了餐厅。
“好吧,少爷你先把这个拿着,我去把车开过来。”子欣把追风影刃从怀里掏出来交给齐之贤,随后转身走向后院。
追风影刃是一把附了风魔法的高级速刃。一刃可当万刀刃斩,如影随形,无孔不入,是一把不错的暗杀武器。不过齐之贤看中的估计只是它如鬼畜般的刃影特效吧,青色的刃影配上黑色的风衣,啧啧,不错的把妹道具。此时齐之贤满脑子都是耍帅撩妹,完全没注意到刀刃末端一个极小的双刀徽标。
“滴滴,上车。”子欣一边戴上墨镜 一边说。
“ok,速开!”齐之贤早已是跃跃欲试了。

天之九殇


序章
月色凄美得像泼洒在地上的葡萄酒,血红无比。
高高矗立的祭坛在极寒之地的冰雪风暴里好像也在瑟瑟发抖。月色下那个男人默默得柱剑而立,一双仿佛能洞察一切的眼睛此时正注视着远方,那一望无际的冰原。
“祭出生命,真的就解脱了?”他轻轻自语着。
血月,千年不遇,但是只要是她,一切都是可能的吧。
“你不能献祭,不能……”她突然从背后抱住了他。绝美的容颜,让天下所有人都怀疑是天仙下凡,即使几十年过去,依然如他们初见时一样,令他窒息。
“不会的,琦娜,我不会离开你,我会一直守候你。”他知道,这可能是他对她撒的最后一次谎,不过,就让他享受这最后一次谎言吧。
突然,不远处传来一声巨响,衣甲残破的哨兵冲进祭坛,扑倒在地大叫着:“元帅!元帅!追兵已经攻破结界,请您……”慌张的哨兵话音未落,男人摆摆手说:“不用挡了,召集所有将士到传送大阵集合。”
“不,你不准献祭,你一定有办法的,对吗,你不会离开我的,对吗?”她紧紧抱住他,泪水奔涌而出。他深情的看向她,坦然轻抚她的秀发说:“琦娜,我会一直一直爱你。”话音未落,他猛地一击她的后脑勺,她晕了过去。
一步又一步,他抱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走向写满符咒的传送大阵。在血月的映照下,满天的雪花就像是满天的血,他心头滴的血。
将士们默然肃立在大阵中,他将她轻轻放在大阵内,静静的抚摸着她的面颊,须臾之后,他站起身,向众将士们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元帅!”众将忍不住喊住他。
他默然驻足,几秒后,他拔出了别在腰间的剑,头也不回的走进祭坛。
喊杀声越来越近,他开始缓缓吟唱咒语,整个祭坛骤然在血月下爆发出耀眼的金光,一串串金色的符文环绕在他的周围,点燃生命之火带来的巨大魔力也在此时升华成了神圣之火将整个天空映照成了金色。
巨大的金色身影在整个大阵上显现出来,一把霸王枪逐渐凝聚成型,煊赫的气势磅礴而出,横扫整个战场,无数靠近的敌军被杀灭。但是,数以万计的敌军向蝗虫一样前仆后继,难以挡住。
“昂!”一声激昂的龙吟,祭坛上赫然出现了一条金色的巨龙。保护着大阵中的人不受伤害。
“是破魔圣龙!破魔圣龙复活了!”敌人恐惧的惊呼。
在数以万计的敌人眼中他就像是无法对抗的神。
此时他的身体越来越虚幻,生命之火即将燃尽,将士们无不泪流满面,向着他高唱着赞歌:“身既死兮神以灵,子魂魄兮为鬼雄!”
传送大阵顺利送走了所有将士,祭坛上
的光渐次灭了。
血色的月光更稠浓了。